返回首頁

臺灣二二八事件真相 揭秘爆發背后的原因、過程、遇難人數

時間:2017-02-28來源:去臺灣旅游網 作者:責任編輯
是臺灣于1947年2月27日至5月16日發生的事件。事件中,臺灣各地民眾大規模反抗政府,國民政府派遣軍隊鎮壓屠殺臺灣民眾、逮捕及槍決臺灣士紳、知識分子。其中包括民眾與政府的沖突、軍警鎮壓平民、當地人對外省人的攻擊,以及臺灣士紳遭軍警捕殺等等情事。這次事件造成大量臺灣民眾傷亡,然而數字眾說紛紜,各方統計的死亡人數,由數百人、數千人、一萬余人,至數萬人
  

  

二二八事件珍貴影像

 

二二八事件是臺灣于1947年2月底發生的大規模民眾反抗政府事件,以及其后3月至5月間國民政府派遣軍隊對臺灣人民進行一連串鎮壓的清鄉事件,其中包括民眾與政府間的武裝沖突、軍隊鎮壓平民、當地人對新移民的攻擊,以及臺灣士紳遭軍警捕殺等等情事。

 

 

 

該事件的導火線是1947年2月27日發生在臺北市的一件私煙查緝血案而引爆沖突,觸發2月28日發生臺北市民的請愿、示威、罷工、罷市。同日,市民包圍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抗議,竟遭公署衛兵開槍射擊,從此該事件由請愿轉變為對抗公署的政治性運動,并爆發自國民政府接收臺灣后因貪腐失政所累積的民怨、臺灣人和外省人間的省籍沖突。抗爭與沖突在數日內蔓延全臺灣,使原本單純的治安事件演變為社會運動,最終導致官民間的武裝沖突與軍隊鎮壓。此事件造成許多傷亡,數字眾說紛紜,而各方統計的死亡人數由數百人、數千人、一萬余人、至數萬人不等。

 

 

二二八事件發生原因極為錯綜復雜,首先由于臺灣人對中國的政治制度與社會現況缺乏了解導致期望落空,當時統治臺灣的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治臺政策失誤,官民關系惡劣[注 4]、軍紀不佳。在經濟方面,通貨膨脹與失業等問題嚴重,而不當的管制政策使問題加劇,因而逐漸形成一股不滿政府的情緒廣泛爆發。事件后擴大鎮壓屠殺、實施清鄉、逮捕槍決知識菁英和民眾,亦使二二八事件影響臺灣長達數十年。

 

 

二二八事件的發生當時與臺灣獨立運動并無關系;當時幾乎沒有臺獨的倡議,但當政的國民政府以陰謀叛亂、鼓動暴亂、臺灣獨立、陰謀叛國、臺灣人與共黨合作等為由鎮壓,也以借口捕殺林茂生、陳炘、洪炎秋、張秀哲等懷抱強烈祖國認同的臺灣人,使臺灣人的祖國夢碎[1]。諷刺的是,二二八事件卻成為爾后臺灣獨立運動興起的重要原因。

 

 

 

背景

 

1945年,第二次世界大戰結束,日本宣布向美國、英國、中華民國、蘇聯等同盟國無條件投降,并移交包含日本本土在內的所有日本統治區域的管理權。總理日本接管事務的盟軍太平洋司令麥克阿瑟指示日本,將臺、澎等地區交由同盟國成員中華民國代表同盟國暫時接管。雖然戰前(1895年至1945年)在日本的統治下,臺灣的近代化有出色的表現,但仍未能完全脫離殖民地的角色,政治上的壓迫與經濟上的榨取造成許多臺灣人民不滿,而這種不滿的情緒便開始轉化為對中國的熱烈期待,并在陳儀于1945年10月25日代表中國戰區最高統帥蔣中正來臺接受日本投降時達到高潮。同日,臺灣省行政長官公署正式運作。

 

 

戰后的中國因為中國共產黨的武力革命活動日熾而依然動蕩不安,雖然美國于1946年1月開始派遣馬歇爾上將介入調解,但終歸失敗收場,并自同年6月起展開全面性的國共內戰。

 

 

與此同時,中國大陸的經濟情勢江河日下,當時通行的法幣一再貶值,民生物資飛漲,加以中國國民黨領導下的政府貪污腐敗問題嚴重,使得中國大陸越來越多的人民不信任代表資本家利益的中國國民黨,轉向支持宣揚工農利益的中國共產黨,也因此國軍在一連串戰略錯誤、作戰失敗下逐漸陷入被動、士氣低落,相較之下中國共產黨勢力則越來越強大。

 

 

 

臺灣產業在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遭受重創,戰后臺灣農業產值只有1937年的49%,工業產值則不到33%。此外學校、商店、工廠、醫院、鐵路、發電廠等建設也受到戰火嚴重破壞,加上日本政府停止臺灣人儲蓄金歸還申請,債券成廢紙,造成金融與物價秩序混亂。

 

 

國民政府接管之后又大量印制鈔票,并將臺灣人賴以維生的米、布、鹽、糖等民生物資運往中國以資助國共內戰,造成嚴重的通貨膨脹后來的幣制改革中,1元新臺幣換四萬舊幣)。而且國民政府一方面接收原屬日本人與殖民政府的財產,并拆裝賣往大陸,另一方面又延續日本殖民政策中的專賣制度,壟斷如煙、酒、糖、樟腦等的買賣,利用各種關系排擠民營公司,并積極實施嚴格的經濟管控措施,壟斷臺灣與大陸貿易的經濟管道。雖然時值國共內戰的非常時期,國民政府的嚴格的管制政策有其合理與必要性,但仍讓原本期待結束殖民對待的臺灣人感到失望,認為國民政府繼續延續日本的殖民方式治理壓榨臺灣,甚至變本加厲。

 

 

日本人撤出臺灣,臺灣人原認為應該有更多自治與參政的機會,但是國民政府在臺灣政治方面,重要職位幾由外省人控制,長官公署的九個重要處會十八位正副處長中,只有一位副處長是臺灣本省人。十七位縣市長中,僅有四名本省人,且均為自重慶返臺的半山,并不受臺灣人歡迎。此外,同工而不同酬的待遇,以及臺灣人不易謀得公家機構職務,更是引發臺灣人不滿。相較之下,在日治末期,臺灣議會有半數官派,半數民選,臺灣日治時期的本省人反而有更大的自治權力。

 

 

接管臺灣的國民政府官 員也有嚴重的官僚作風與貪污問題,例如把持機關任用私人、涉足不良場所、不守紀律而常為媒體所報導,暫駐臺灣的中國軍隊更是軍紀敗壞,例如乘車、吃飯不付 錢、低價強買、仗勢賒借,乃至有偷搶拐騙、開槍傷人、奸污婦女等事情發生。此等缺點與日治時期日本官員的高行政效率、紀律嚴明形成強烈對比[6],也使得臺灣人民越來越輕蔑與敵視來自中國大陸的人士。

 

 

當時臺灣剛經歷50年日本統治,四處皆可見日文,舉目皆是日本風格,甫歷經中日戰爭來臺的大陸人對于臺灣文化感到適應不良[7]。從1942年1月以降,日本政府實施志愿兵役,雖然臺灣人有權利選擇不參戰,部分地區卻因日本殖民教育灌輸下出現少數人加入日軍侵華作戰的現象[8][9],許多外省人因此遷怒于臺灣本地的親日人士,其中一些人在戰后被視為漢奸,并有受到緝捕的情況發生。陳儀領導的行政長官公署與當時握有控制權的外省人不信任本省人,認為本省人被日本奴化,這些誤解再加上當時大多數的本省人不會國語,造成當時的本省人認為無論在政治權力、經濟社會或工作職位等各方面均受到不公平對待,十分不滿。

 

 

文化界和學生曾展開要求民主與經濟改革的活動。對此,曾擔任福建省首長的陳儀所主政的當局采取了寬輿論,緊經濟的政策。一方面并未嚴格禁止批評時政的言論,但同時也未采納意見。228事件發生后,陳儀致電蔣介石委員長,臺灣發生叛亂事件,但隱瞞事實真相;惟臺灣省全體參政員上電蔣介石,說明事件原因及公署嚴重失政,并建請根本改革臺政,勿用武力彈壓,以免事態擴大,但此說明不為蔣介石所接受。最后蔣介石下令清鄉,陳儀趁機采取高壓手段大肆屠殺,釀成悲劇。

 

 

 

 

1947年2月27日下午七點半左右,臺灣省專賣局臺北分局查緝員傅學通、葉得根、盛鐵夫、鐘延洲、趙子健、劉超群等六人及四名警察,在臺北市大稻埕太平町法主公廟對面,天馬茶房前,發現一名40歲并育有一子一女的婦人林江邁正在販賣私煙,于是查緝員沒收林婦所有販賣的香煙及身上所有的錢財。

 

 

林婦以家計困難,跪地求饒,要求至少歸還經過繳稅的公煙,但查緝員堅持全部沒收。林婦的糾纏讓查緝員心生不耐,同時紛擾也吸引越來越多的民眾圍觀, 讓查緝員大為緊張,又加上語言不通等因素,林婦被葉得根以槍托擊傷頭部,頓時血流如注。圍觀民眾目睹此景后,憤而將查緝員包圍,傅學通逃到永樂町(今西寧北路)開槍示警,卻擊傷了在自家門口看熱鬧的市民陳文溪,于次日死亡。隨后查緝員逃至永樂町派出所,其后被護送轉至警察總局,激憤的群眾六、七百人在當天晚上包圍警察局,向警方要求懲兇,但由于警察局長官有意包庇下屬,市民眼見官吏濫開槍傷及無辜,卻得不到滿意的答復。

 

 

在隔天的2月28日,因為前一天的事件,臺北市部分地區展開群體罷工、罷市,大小商店紛起響應相繼關門,許多市民除了前往肇事查緝員所任職的專賣局分局抗議之外,還要求公賣局分局長歐陽正宅下臺負責。

 

 

 

 

除了發生民眾焚燒物品事件外,2月28日下午一時許,大量抗議群眾集結于長官公署門口請愿示威。過程中公署衛兵不采取相關的法律行動,反而無預警對市民開槍掃射,當場造成示威民眾死傷,使得民眾的情緒更為憤慨。

 

 

公署衛兵開槍事件后,局勢急遽惡化,民眾從此開始轉往毆打外省人。

 

 

另一部抗議民眾此時轉進公署附近的臺北新公園[注 7]繼續示威集結,并同時在位于新公園內的臺灣廣播電臺廣播報導事件始末。

 

 

2月28日下午二時,在群眾抗議中,經商的外省人、公務員及其眷屬、來臺旅行者受到報復。此時并發生民眾遷怒濫施報復于外省人事端。本町正華旅社與虎標永安堂遭到民眾破壞。

 

 

2月28日下午三時,警備總司令部眼見情況險峻,于是緊急宣布戒嚴令,并開始派遣武裝軍警掃蕩市區,開槍掃射民眾[5]。

 

 

 

2月28日下午五時許,新臺百貨公司[注 8]亦被搗毀焚燒,乘機偷竊者則遭毒打。對外省人則毆打或焚毀車輛[注 9]。民眾不僅毀物,在本町、臺北車站、臺北公園、榮町、永樂町、太平町、萬華等地,也有不少外省人無端挨打[注 10]。大多是被棒打或棍擊,但未見有武士刀,攻擊婦孺老人的現象不太多,強奸只有傳聞。根據傳聞,外省人被打死者至少有十五人,有些被木棍打成癱瘓[5]。

 

 

至此,一年多來的臺灣人民積怨再加上臺灣行政長官處理不當,終于從3月1日起爆發了蔓延全島的反政府行為[13]。

 

 

 

維基文庫中相關的原始文獻:

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告臺灣同胞書

一般認為,二二八事件初期本質是一年半以來的積怨所爆發出來的排斥外省人的行動[14]。之后所稱的反抗大致上循著兩條同時發生的路線在進行:一為政治交涉路線;另一為武裝抗爭路線[15]。一方面,臺北與臺灣各縣市的各級民意代表及社會名流,紛紛組成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和行政長官陳儀展開協商談判,并對陳儀提出逮捕貪官污吏、廢止行政長官公署、實施自治、在行政、司法、軍事各方面起用臺灣人等要求。

 

 

 

因軍警于戒嚴令后開始大規模開槍射殺街頭民眾,使得各地憤而反抗,其中以黃信卿的埔里隊,何集淮、蔡伯勛的中商隊(臺中商業學校)、呂煥章的中師隊(臺中師范學校)、黃金島的警備隊(獨立治安隊)、李炳昆的建國工藝學校隊等各地集合起來組成的二七部隊最為有名,各地的反抗也以這支在臺中地區的勢力維持得最久。此外,較有規模的戰役還有阿里山鄒族原住民所帶領的嘉義水上機場與紅毛埤軍械庫的戰斗,高雄駐軍與反抗勢力的沖突。臺灣西部地區的沖突較為嚴重,東部地區則大都只有小騷動。當時臺灣局勢已亂,反抗人士收繳各地軍警的武器達四千枝以上,地方政府卻已失去控制情況能力,憲兵團長張慕陶并指責陳儀:似尚未深悉事態之嚴重,猶粉飾太平。

 

 

至此,二二八事件已經演變成各地軍事沖突,部分中國共產黨臺灣省工作委員會以及原臺灣共產黨成員亦首次開始介入臺灣對抗國民黨軍的武裝軍事抗爭。于是次日起,國民黨軍統開始大規模搜捕共產黨地下黨人員和中共間諜。

 

 

 

3月2日至3月4日間,已經有來自臺北與臺南的人士進入高雄,發生武裝反抗國軍沖突,攻擊多處政府機關及部分外省人,并控制市政府。部分人士與高雄第一中學(今高雄中學)部分教職員及學生,組成學生軍,占領校區。3月5日,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開始對高雄市區展開炮擊與掃射。于3月6日市長黃仲圖等為學生軍領袖涂光明等脅迫到壽山與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談判。談判破裂,涂光明被捕,彭孟緝派遣軍隊奪回高雄市政府、高雄車站與高雄第一中學,除了士兵及平民以外,也有多位高雄市議員在這場攻擊行動中喪生,或是被逮捕后處死。

 

 

 

 

 

國軍抵臺武裝鎮壓

陳儀表面上對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做了一些讓步,如解除臨時頒布的戒嚴令。但事實上陳儀對蔣介石隱瞞政府貪污事實真相[注 12],將臺灣人民污名化為日本皇民、影射臺灣人民受共產黨思想影響,產生有組織叛亂行為、獨立等叛國、對于奸黨亂徒須以武力消滅、有政治欲望之人士,高唱大臺灣主義,冀達臺人治臺之目的。為理由,暗中要求南京政府緊急派兵前來臺灣鎮壓。

 

 

 

3月8日,蔣渭川等人致電南京的國民政府主席蔣介石,說明實際情形并請求暫緩派兵,蔣介石最初并未主張武力鎮壓,僅同意派一個加強軍團來臺歸建以防范意外發生。然而金陵官方并未查訪實情為何,即火速調派由劉雨卿率領的國軍整編第21師(整編計劃前之21軍)部隊抵臺鎮壓,自3月10日開始,陳儀對全省廣播戒嚴令之后,綏靖工作于是全面展開 。

 

 

 

國軍部隊分二路,由基隆港及高雄港上岸,進行南北夾抄,臺灣全島開始圍捕,各縣市反抗國軍的勢力迅速潰敗,已控制臺中警、政機關的二七部隊為避免與國軍在臺中市區戰斗,也預先撤退至埔里,經烏牛欄之役后,部分成員戰死,剩下的化妝潛伏或撤離臺灣,其余人員自行解散。與此同時,許多本省籍的菁英如省參議員王添燈、畫家陳澄波、臺大文學院長林茂生等人均于此波攻擊行動中慘遭殺害。

 

 

 

經過一周的掃蕩及強力整肅后,國防部長白崇禧于3月17日奉令來臺宣撫巡按調查,在報告中嚴批陳儀。白崇禧抵臺也是宣告軍事行動暫告一段落,并聲明政府將以和平寬大的方針處理,除奸徒、共黨、圖謀不軌者決予嚴懲外,其余一律從寬免究。

 

 

 

當年派赴臺灣鎮壓的國軍整編第21師,事隔兩年之后,于國共內戰上海戰役中,因軍長王克毅丟下部隊,于1949年5月25日遭共軍殲滅大部,殘部于5月26日列隊投降。

 

 

 

3月12日,陳儀向蔣介石呈報了一份辦理人犯姓名調查表,列舉二二八事件要犯共20人:王添燈、徐征、李仁貴、徐春卿、陳炘、林茂生、宋斐如、

 

------分隔線----------------------------
? 大发快三必中计划软件 屯门区| 深圳市| 武乡县| 且末县| 聊城市| 咸宁市| 辛集市| 淳安县| 肥西县| 大石桥市| 吉木萨尔县| 定安县| 韶山市| 农安县| 航空| 来安县| 河池市| 驻马店市| 南川市| 聂荣县| 监利县| 连南| 西乡县| 登封市| 安仁县| 博客| 从江县| 武宁县| 富平县| 静海县| 阳曲县| 开封市| 宜城市| 松原市| 永平县| 多伦县| 卢湾区| 吴堡县|